【锤基】-黑洞-(剧情向) (一)

(一) (二)

自己产粮…

填补Loki内心的空洞……心疼…

不过当然是用锤哥满满的爱( ̄∇ ̄)~

我们的口号是!!

虐身不虐心!!


不过这里lof小白…第一次发文求轻拍……(///▽///)

————————————————————————
(一)

血腥味。

在Thor漫长的一千几百年生命中,战争、杀戮,喷溅的鲜血、狰狞的伤疤——不管是自己的还是身边战友的——他都见多了。所以当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味飘过的时候,他还是察觉到了。

但Thor并不担心。在一个好酒如命的女武神、各大星系的角斗怪物和一个绿色大块头挤在一起的小小飞船中,这很正常。

伸展了一下僵在桌边许久的肩膀,他决定离开舰长室,出去走走。

出去干嘛呢。调节一下群众矛盾?安抚人心惶惶的Asgard人民?或是制止接连不断的种族纠纷?整个飞船像个混乱的小小国家,而重担全都压在自己的肩上了。

颠沛流离的神族、暴躁又好战的斗士、武力值逆天的酒鬼,还有一个变不回来的绿巨人…

飞船内部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想到这Thor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黑发的身影。
想到自家弟弟,Thor不禁勾了下嘴角,脚步也加快了不少。

令Thor欣慰的是,Loki作为恶作剧之神,他这几天一没杀人,二没炸船,也没有拿那两把明显加长的小刀往他哥哥身上捅。

更甚于就在几天前,巨大飞船的强悍耗能让他们在星空中飘荡了长达一个星期之久。是Loki终于和一个油嘴滑舌的星际商人谈妥,弄到了足够回到地球的燃料。

Thor可是亲眼看到弟弟几天不曾休息的身影和那个该死的奸商周旋,连假笑都透着满满的疲惫。

脑子里想了不少,脚步也没停下。Thor终于走到走廊尽头,健硕的手臂推开大门。面前是会客室,中间的大型圆沙发空空荡荡,旁边几条小沙发堪堪藏在阴影里。

没有Loki…

也没有怪物的咆哮、没有满天飞的酒瓶、没有喝醉的酒(nv)鬼(wushi)…

……安静的有点过头了吧?

正打算走出会客厅,去其他地方碰碰运气。无意瞥向一边,大手刚盖上门把,Thor却突然像凝固了一般,动作不由自主定住,呼吸也被刻意的屏住——

他看到了一个静静躺在角落的身影。

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显示了黑发人影睡的深沉。但是微皱的眉心却暴露了他睡的很不舒服。

Loki很瘦,但身型却挺拔又修长。他现在整个人都侧陷在了阴影中的小沙发里,白皙的脸半边埋在靠垫上,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抖。他整个人微微蜷缩着,像极了一只熟睡的猫咪。

Thor看他出了神,不敢呼吸,也不敢移动脚步,不想破坏这美好的一切。

不过好在Loki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这很反常。Thor知道,自己的弟弟一贯眠浅的很。

不过既然如此,何必浪费这绝佳的机会呢?Thor轻手轻脚地溜到Loki身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戳了一下弟弟冰凉的脸颊,又有点做贼心虚地缩了回来——他有多久没有这样看着他了?王位、牢狱、身世…这些东西把他们拉的越来越远了。

不过好在、好在,他们的命运交交错错,最后还是重合在了一起。

突然,Loki的眉头紧紧缩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刺痛了一下,马上就要醒过来了——Thor赶紧向后跳了一个大步,却发现诺大的客厅没有什么藏身之处。急急忙忙趴在大沙发后面的地板上,努力压缩他那一身肌肉。他小心翼翼的瞅回去一眼,才发现Loki根本没有醒来,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瞬间,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重了起来。但竟是出自Loki的手臂上。

刚才压在身下很难发觉,现在暴露在空气中。手臂上几道血痕蜿蜒而上,手腕处已经血肉模糊到无法辨别出完整的皮肤。

回到沙发旁边,Thor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有点心疼了。Loki一直像是完美又易碎的水晶,就算是曾站在他的对立方,Thor也从未想过怎样去伤害他。这伤口太狰狞,不适合那个优雅又狡猾的邪神。
他又很想现在就去找出伤害Loki的混蛋,再狠狠的把他脑袋抡出去。

但他的弟弟还在这——躺在这睡的沉沉的,安静的像只小动物。也许应该趁机再捏一把他的脸?看起来又软又舒服——不不不,还是应该先报仇……

于是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Thor发觉自己还是应该先处理一下他弟弟还在喷血的伤口…
———————————————————
Loki是被疼醒的。

脑子昏昏沉沉,四周昏暗的灯光让他的思维有些迟钝。好像自己恍惚中已经回到飞船上了…

对,还有那个不要脸的奸商出尔反尔,趁自己不备引爆了什么东西……手腕被碎片狠狠刺穿,还在隐隐作痛。

不过自己也让他付出了代价——生命的代价。还有够他们在萨卡和地球之间再转几圈的燃料。Loki露出一抹邪笑。

不知是不是太累了,Loki感觉自己的身体格外沉重,没有一丝力气,还附带一个越来越刺痛的手臂……

然后他突然发现有一只自家哥哥——在一个不下十几张沙发的屋子里——和自己挤在一条窄窄的小沙发上,半个身子压在受伤的手臂上,伸开的四肢把自己完全压缩在沙发和墙壁缝隙里,附赠蒙住自己半张脸的脏兮兮的红披风

……

于是Loki用尽全身力气,把Thor踹到了地板上。

解放了胳膊,瞬间舒服多了。意外的是手上被缠上了细致的一圈圈绷带,可以看出那人的用心。不过隐隐约约又见了些猩红…

幽怨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睡的依旧香甜的雷神,Loki慢慢爬起来,蹑手蹑脚的绕过地上的一大坨——他可不想尴尬的和醒来的Thor大眼瞪小眼——顺便“不小心”踢了一脚自己哥哥的满身肌肉。

虽然他没怎么使劲。

他踱步到屋子的另一边。一个矮矮的小酒柜,顺手拿起一瓶酒,抿一口,奇异又香醇的酒味瞬间让大脑清醒了不少。

不想出去。他脑子里盘算着。不管是Asgardian还是那些角斗士,都没给过自己什么好脸色。还是呆在这里吧…手臂还在隐隐作痛,他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和休息,而不是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

没错。他就是因为疲惫才缩在这个屋子里不肯出去的。这里宽敞又干净,而且总是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还有酒味也不错…



Loki的视线无意的停在Thor身上,一边喝酒,一边为了自己敏感的自尊心,再编几个留在这里的理由。


咚。咚。咚。

伴着震动的甲板,巨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还躺在地上的Thor被响声吵醒,一骨碌爬起来,正心想着自己怎么睡着了,却一眼就瞅见自己的弟弟。

他半身隐藏在阴影里,仔细一看重心几乎都倚在小酒柜上。

浅绿的眼睛转过来,Thor刚要开口——

砰的一声,门被大力推开,进来的是korg,浑身上下的石头肌肉似乎都在紧绷着…

几乎是同时,阴影中的人影瞬间把背挺直,轻松的神态完美掩饰了方才的脆弱,优雅的小口品酒,但盖不住只有Thor能看见的后方,死死支撑着身体的手臂。
不等Thor开口,石头人急匆匆地拉他出去,力气之大,连回头的时间都没给Thor留下一点。


korg走的急,平时话痨的很,一路上觉竟然什么也没说。旁边还跟着另一个角斗士,也是堆了满脸的严肃。

Thor心头闪过一丝不详,看向他脸上沉重的脸色:“发生什么了?”

“…谋杀,伙计…天哪…我真不知道该怎么…”

Thor的心猛地一沉。

不几步已到现场,海姆达尔守在门口,金红的眸子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他——

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根尖锐的、巨大到难以置信的冰柱,寒冰威力之大,几乎将整个小房间变成了暴风雪的中心。

还有一具可怜的,破布般半挂在上面的尸体。暗红色的血液还在滴滴答答地向下流着…

血腥味、

冰凌、

夜晚、冰川、血瞳—

霜巨人…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