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六) (接雷三

summary:好吧我承认剧情没怎么发展,所以现在Loki还没有逃出来,Thor还没有知道事件的真相……

(六)

所见之处翻滚着浓浓的硝烟,混乱的人群正在慌不择路地逃跑着,任凭Thor喊得怎样大声,总会被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和嘈杂所掩盖。

Thor逆行在人流中,他拼尽全力指引人群离开爆炸的中心,与海姆达尔他们会和,再撤离到安全的其他舰层上。现在的Thor可以说是灰头土脸了,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被灰尘蒙上厚厚的一层,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

要是被Loki看见,他肯定又要笑话我了。

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下了Thor一跳。不过…Loki呢?他怎么样,有没有逃出来?还是已经待在安全区了?不会…不会他还在屋里睡觉吧…?!

虽然相信自己的兄弟在逃命这方面一直比自己更胜一筹,但是他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放慢了…甚至他想绕道先去Loki的卧室了。

现在走廊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拥挤了,大部分人已经撤出,只有少数的几个掉队的人正在被士兵搀扶着向后方走去。空气越来越不好了,口鼻几乎要被浓烟熏到麻痹了。

种种表明,他快到源头了。

也就是说,让他现在放弃阿斯加德人民的安危,返回头去找Loki,可能性几乎为零。

Thor只能加快步伐,奥丁在上,希望Loki平安无事,希望自己马上就能终止这场灾难,希望那几个碍事的怪物,不会再搞出什么乱子。

就当Thor全身的肌肉都在全力以赴,带着身躯几乎以贴地飞行的速度向前赶路时,就在走廊尽头,就在正前方,传来一声巨大的怒吼。

———————————————————

Loki重重的倒在地上,背靠着墙面勉勉强强支撑起来自己。借着浓烟和混乱,Loki暂时卸下伪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并不新鲜的空气,试图缓解左半身叫嚣的疼痛感。

霜巨人本就愚笨的很,和诡计之神玩阴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但是现在Loki状态实在太差,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折磨都让他所能实行的计划效果大打折扣。

稍微平复一下呼吸,他的脑子开始飞速旋转起来。从他问出第一句话后,霜巨人就给出了答复,这也是Loki最想知道的,面前这个怪物找到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它说:“带你回家。”

———————————————————

霜巨人傻眼了。

显然霜巨人低估了这个人,从一开始看到他在地上抽搐,到后来瞥见几眼他在彩虹桥上厮杀,霜巨人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耗了这么久还没有解决掉这个可以说是发育不良的同类。

作为约顿海姆的一名将军,霜巨人对自己的武力还是有自信的。若不是在一次作战中失败,他也不会流落到萨卡那个堕落不堪的星球,在角斗场挣扎了几十年。

不过好不容易让他抓住机会了,从那群愚蠢的阿斯加德人口中知道另一个霜巨人的存在后,他就开始预谋这场“闹剧”了,炸了飞船,放出浓烟,趁乱带着那个魔法气场很强但体格不怎么样的霜巨人一起回去,回家。

不过这计划不知怎么回事,一碰到那个黑发的家伙就开始偏离自己设定的轨道。原本他只要将冰刃送入熟睡的目标的胸口,然后把他拖到救生舱里,再和同伴一起把救生舱开回去,就大功告成了的。

但是现在,瘦小的约顿人没和自己聊几句就突然闪身,从悄悄打开的房门溜走了。气急败坏的霜巨人几乎是瞬间把房门摔开,但是外面除了浓烟还是浓烟,连那人的影子都见不着!

气的他直跺脚。迅速散发出夹杂寒气的魔法,搜到那个正在移动的熟悉的气息,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
Loki在心里嘲笑了一番没脑子的霜巨人。

他就坐在离房门不到两米远的拐角处,只不过是用墙壁挡住了身形,压抑了自身的魔法气息。然后把分身上的气息放大到像信号灯一样明显,操纵它向浓雾的源头跑去,就差拉个横幅写上“快来追我”之类的话了…然后那个无脑怪就气势汹汹的追上去了。

真是和自己的哥哥一样好骗。

不知道那个傻大个怎么样了,估计又在做什么安顿人民抚慰群众之类的无聊的事吧…

很快,Loki就不得不把Thor暂时放在脑后了,因为他的分身已经被追上了。

可是左臂上的伤口没有丝毫要愈合的迹象,头脑中的眩晕感也没有减弱的趋势,他整个人几乎瘫在地上,提不起一丝力气来。

但是霜巨人越来越近了,而他也不想等死。

不抱任何希望,但又处于侥幸的本能,他调出分身的视角,想要最后找出一丝可以换取谈判地位的筹码。

已经走到救生舱门口的分身,通过加强百倍的视力,看到了通往此地的另一条通道中,有一个隐隐冒着电花的人影,正在费力的穿过拥挤的人群,向这边赶来。

下一秒,Loki被一只巨大的手狠狠掐住脖子,皮肤渗出星星点点的,令人厌恶的蓝色。

黑洞(五)(接雷3/剧情向/就当我没看复联三_(´ཀ`」 ∠)_

    


summary:Loki和霜巨人对峙ing,Thor和海姆达尔试图找出真相

(五)

 空气里充斥着沉重的呼吸声,一个如野兽般粗鲁,另一个伴随着细不可闻的颤音。
Loki的脑子飞速的转着,虽然体力和精力都所剩无几,但不到半个小时的睡眠,还是对他有帮助的。
 “霜巨人。”他这么想着,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他发现了。一股恼怒和烦躁涌上心头,这个代表他的过去、他痛苦的源泉、以及他最不想回想的记忆和承认的事实的名词,现在以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闯进他的脑子里——通过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东西和肩膀上突突的剧痛。
 “well,”他微微直了直身子,用带点谈判语调的声音说道,“我想你不是意外闯进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停顿,不动声色的换气。“kill me?”一边向门口移了一步,他知道下一秒愚蠢的霜巨人就会说出一切,而下一步计划的每一个细节也都将在自己的脑子里闪过。
———————————————————

 窗外的宇宙还是一片漆黑,偶尔会有几颗恒星在几百万光年外点点闪耀,但更多的还是行星的遗骸和碎片围绕在飞船的周围。
 “霜巨人的目的会是什么?”Loki吗?Thor问出他苦苦思索的问题,作为国王,他必须排除一切不利因素,但他知道自己心里最关心的是什么。
 不过这个问题暂时不能被回答,因为这间屋子里除了他之外唯一的一个人——海姆达尔正在搜寻整艘飞船的每一个角落,金橙色的眼睛中似有流光在飞速旋转。
 没有了叽叽喳喳的角斗士们,空旷而安静的房间,就如从前的彩虹桥传送室一般,是最好的施法场所。于是海姆达尔施展了最细致的地毯式搜索,每一道走廊的每一盏吊灯间的夹缝都一览无余。但他不会白白浪费神力,在守门人的视角里,与案发现场在同一楼层的房间最先被一一排查。然后视角分成了两部分,向上下慢慢探查。
 无聊的Thor只能干着急,抱胸的双臂举起来又放下。无奈他只能再转转他那已经被公务过载的脑子,试着理清现状。
 正在Thor苦恼的时候,海姆达尔的一声惊呼打断的他的思路。不等Thor发问,门外巨大的爆炸声就解释了原因。
 “我看到了,”海姆达尔匆忙的解释,但门外接连的爆炸和剧烈的震动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有些浓烟好像也隐隐约约飘进了屋里。
 海姆达尔抬手指向天花板,“霜巨人是从「上面」逃走的,他几乎和你同时出去……”守门人兀地止住话头,脚步不停地往门口走去。因为屋子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还没想明白来龙去脉,Thor只得跟着他也向门口走去,才能听清守门人接下来的分析。“现在另一个人在这层的救生舱门口放烟雾弹,同时引燃的还有不计其数的埋在这层船舱里的炸弹。我现在去把阿斯加德的人们带到安全的隔层里…”
 裹着粗布衣的身躯突然停在了门前,慢慢转身正视Thor,金橙色的眼睛充满凝重,一字一句缓慢地说道:“Thor,my king,请你保护阿斯加德的子民,引领我们走向未来。”
Thor有点奇怪,他是阿斯加德的王,这是他的责任所在也是他正在拼命所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再次重复?
 海姆达尔说完就冒着浓烟冲了出去,没给Thor任何发问的机会。
Thor虽然疑惑,但时间不等人,他紧接着也冲出了房门,向着烟雾的源头跑去。

 半小时后,他就会明白这一切了

 。


————————————————————————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小伙伴!虽然我更的很很很慢……但是我不会弃坑的!高中生你们懂……没时间碰手机(哭

还有那位一直给我评论的看官…我不会艾特人…希望你能看到更新(比心

【锤基】-黑洞-四(接雷3/剧情向/清水)


summary:雷3后消失的尸体刺杀Loki

(四)

其实Loki早就醒了。
霜巨人不该发出脚步声的。即使Loki因疲惫不堪而陷入昏睡,这样的声响在四面紧锁的房间里出现,很难不惊动邪神。
不过他不能起来。自己的身体已经超负荷了,贸然硬拼不可能占上风。在不知道对方目的的情况下,甚至会丢掉性命。
所以他尽量维持平稳的呼吸,等着脚步声接近,放慢,停止……
停止的时间太长了——Loki猛地睁眼,本能地向右侧身——冰刃滑进了他左边的肩膀。
但是Loki的右手没有停顿,银白色的匕首从袖口滑出,凭借他过人的感知,在黑暗中准确的在面前这个不速之客的左脸上留下一道刻骨的血痕。
听着黑暗中撕心裂肺的哀嚎,Loki捂住左肩喷涌的鲜血,一个翻身拉开和敌人的距离,祈祷刚才那一下能把他的眼睛挑出来。

———————————————————

“谁?”Thor偏了一下头,显然这位新任国王不记得korg所说的那个和他一起去找自己的什么小个子了。
“他刚刚还在这里和我悼念那位已逝的…哦,对,你说他还没死…”korg找了屋子一圈……显然,那个小个子已经不知所踪了。
和他绝对有关系!Thor和海姆达尔对视一眼,随即下达了抓捕他的指令。
Asgard的卫兵们列队离开,korg和几个看热闹的角斗士也不知道去哪继续喝酒聊天了。一时间屋子只剩了Thor和海姆达尔,不禁显得空旷清静了许多。没有korg的话唠,思绪也逐渐冷静清晰起来。
他们都知道,这件事远没有结束。阴谋夹杂着谜题,乌云般萦绕在这艘飞船上。

———————————————————
啪。
Loki的魔法点亮了这间被血腥气味和惨叫充斥着的小小房间。
听着丝毫没有减弱的叫声,Loki眯了眯眼睛,适应突然的刺眼光亮同时调起全身刚从睡眠中抽离的神经。
“是你?”打量了一番对面这个庞然大物后,Loki的表情不禁多了几分惊讶。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我们的Asgard邪神陷入了无比的烦恼。
倒不是因为那个麻烦的外星小老头,为了一点燃料跟自己唧唧歪歪一整天,要不是东西没到手真想给他肚子上来一刀。
而是因为他,Loki·Laufeyson,名气远播宇宙的诡计之神,至今在地球黑名单高居不下的麻烦制造者,居然连一个恶作剧都做不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劫后余生过于欣喜,还是被Hela吓到智商掉线,一个个恶作剧都没有达到Loki预期的效果。
不论是Valkyrie的酒被调包,还是Thor的眼罩莫名变成鲜艳的粉红色,似乎都会被归为一个原因:Asgardian失去了家园,人心惶惶,做事难免有些粗心。然后当事人宽厚一笑这事就过去了。
可是躲在一旁偷看的Loki可不想就这么过去,他还期待着Valkyrie掀翻面前的长桌让食物和饰品狼藉一地,或者在Thor脸上看到久违的无比尴尬的干笑。
不过聪明如Loki,他立马想到了好点子。从自己去谈判买染料的星球上搞来点火魔法,手指一翻便是烟雾弹。伪造飞船失事,Loki相信会上演一场好戏。
但是他需要帮手,或者说必要时的替罪羊。
所以他找到了面前这个怪物。

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

【锤基】-黑洞-(剧情向/接雷3/清水)

summary:雷3后飞船上发生命案

ooc轻喷_(´ཀ`」 ∠)_

(三)


酒是什么味道?
Loki还没成年时,每每读到对酒的描写,总是忍不住去想象,慢慢聚集成了一种强烈的好奇,从古代诗人的笔墨中只可窥见一斑。但那是仙露琼浆般的美妙,是香醇交织浓郁的代名词。
当Loki在宴会上终于忍不住偷喝了一大杯后,下一秒却全吐在了一边哥哥懵逼的脸上。
苦涩又刺鼻,这是儿时Loki对酒的定义。
但几百年过去,又是另一种味道了。

———————————————————

谋杀案的受害者,那具尸体不见了。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门外有守卫看守,屋内也有不少人在讨论着这件事,偏偏就在Thor出去的这段时间,不见了。
korg是反映最大的一个,平时闲不下来的嘴炮现在更是说个没完没了,海姆达尔强忍住理智崩塌的冲动,分析现在的情况。
线索少得可怜,几乎被冰雪覆盖的屋子很难再找出什么证据性痕迹。而唯一能寄于希望的尸体又消失了。嫌疑人范围极大,动机也不能准确的确认。
“咳咳,”海姆达尔示意一边的korg和几个角斗士安静,另一边的几个Asgard守卫也将注意力钻到他身上,“由于线索的缺乏,现在很难找出凶手……”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话还没说完,从门口冲进来的Thor就突然吼了这么一嗓子。
……好你个小兔崽子当了国王就不听长辈说话了是吗?!
完全没有注意到脸更黑了的海姆达尔,Thor继续他的爆炸性言论。
“是自杀,或者说,有目的的自杀。”
全场寂静无声。
“至于尸体消失的原因,”Thor的话在寂静的房间里多了一分洪亮和威严,“他根本就没死。
这可不是Thor的凭空猜测,如果这具“尸体”也是霜巨人的话,那么这个横贯胸口的洞口,不足以要了他的命。因为Thor目睹过的如此相似的另一幕,曾无比残忍的绞碎过他心。
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一个身影颤抖了一下。

海姆达尔沉思了片刻,随即看向korg:“你最先看到的尸体,还有什么异常?”
被突然点名的korg显然没反应过来:“哦,呃…不,不是我先发现的。当时我正在酒吧和朋友聊天,you know,和Asgardian聊天非常有趣,尤其是那些孩子们,还有那个酒量惊人的女武神……”
“说重点。”向来严谨的守门人海姆达尔显然有点受不了这个话唠了。
“哦,OK,是那个小个子告诉我的,你还记得吧老兄,就是和我一起去找你的那个…”korg把头转向一边的Thor。

———————————————————

在一片黑暗中响起了脚步声,厚重的落地暴露了来者的体型庞大。屋子里没有任何光源,连淡淡的远处恒星的光芒也被纯黑的窗帘隔绝。
与脚步声同时响起的是深沉的呼吸声,仿佛来源于胸膛的最深处。
黑发男子睡的很深,左手随意的摊在身边,漏出雪白的绷带,身下绿色的披风仿佛也在静静安眠。一边深蓝色皮肤的巨人慢慢靠近,手中的冰刃映出他血红的瞳孔。
右手臂高举,冰尖直指床上那人的胸口。

【锤基】-黑洞(二)-(剧情向/接雷神3/就当我没看过复3预告ヽ(;▽;)ノ)

顺便有人能教教我怎么弄超链接吗……

————————————————————————
(一)

黑洞 (二)

 “哎哎,你听说了吗,飞船上出事了!”

 “当然!好像是个怪物被杀了,听说好几间屋子都被冻住了,结成的冰比人还高!连尸体都冻的发蓝呢……

 …诶,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

 “那不是霜巨人吗!故事里面他们就是这么杀人的!太可怕了…”

 ……

 两个神域人边走边分享着自己的小道消息,聊的正火热,全然没注意到一旁阴影中一直注视着她们的影子。

Loki盯着走远了的两个人,眼睛微微眯着,半是思索,半是迷惑,心里有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

 谎言之神意外的没有怀疑。因为从会客室出来,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了。

 有人谋杀。用霜巨人的方式。

Loki还没累到失忆,他发誓他没干过这事。没有动机,没有利益,更没有精力。

 他继续跨步向前走去,他的步子有点虚,头也有点晕。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回屋睡觉。就把这破事放着吧,也不过就是哪个仇人来报复了,自己作为高天尊的手下和那群萨卡星的关系也不怎么好,栽赃、诬陷、制造恐慌,企图把自己赶下飞船,让星际风暴撕成碎片……这不少见。

 …等等,Thor!

Loki脚步猛地一顿,整个人定在原地。手臂猛地开始抽痛,一点一点挑拨自己的神经。

Thor已经去了。

 一股恐惧缠绕而上,撕裂胸口,捣乱呼吸,让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眼前已是模糊一片,空气突然安静起来,只留他一人杂乱的呼吸声。

 他怕了。

 怎么办?他迈开无力的双腿,地板好像在旋转,他不得不扶着墙才能站稳。逃走吗?还好没人注意到他,他快步移动到屋门前,握住颤抖的门把。

 不。

 把重心全部压在门把上,他几乎是跌进屋里的。这短短的几步路已经耗尽了他仅剩的体力,现在的他坐在地板上,胸部剧烈的起伏,狠狠的把门板踹关上。

 这就是他的家。他不会再离开了。

———————————————————

Thor握紧了双拳,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昭示了他的愤怒。海姆达尔担忧的看过来,现在的Thor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冲动的年少王子了,从那只仅剩的左眼中很难看出他在想什么。

 “Korg,你知道的有谁能做出这个?”Thor指了指身边的冰柱。

 “那可真是不少,老兄。”Thor和海姆达尔一齐转过头去看向Korg,他开始滔滔不绝的数列着长串的绕口令般的人命,夹杂着天书般的外星语言,气也不喘的继续着…

 “停停停,”海姆达尔打断了他,听起来人数都快超过飞船上神域人和角斗士的总和了,“你说的那些人都在这里?”

 “当然不是了,”Korg摆摆手,“他们都死了,早就死了。唯一一个还跟着我们的的,就在那儿。”他指向冰柱上方,摇摇欲坠的尸体。

 “可惜他也死了,oh man…我们的好伙计,你曾经是那么辉煌……是吧兄弟。”Korg揽过一边那个跟着他一起的角斗士,再次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突然,一边沉默的Thor像下定决心般冲出门口,korg想要伸手阻拦,被海姆达尔挡了回去。

Thor的脚步声回荡在飞船里,气势汹汹,过路人纷纷回避,生怕再卷入什么斗争里。

 不过当事人却完全相反——Loki横倚在沙发上,一条修长腿就那么搭在沙发上面,另一条半放在地上,手里的酒瓶有点空了,不过他并不想拿下一瓶。左手的绷带被撕开,露出了里面狰狞的伤口。

 伤口不疼了,大概是酒精的作用。Thor打雷般的脚步声Loki早就听到了,他闭了闭眼,心里数着步数…

 “砰!”

 屋门被大力甩开,声音大到Loki怀疑自己的房门还是否完好。

 “brother”Loki轻笑着,依旧懒散的靠在墙上,把玩着手里的酒瓶,“让我猜猜,为了你的人民的安全…把我关到牢里?就像以前那样——哦,前提是这破飞船得先有个牢。”

Thor一把夺过Loki手里的酒瓶,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掰过Loki发软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

Loki懒散的歪歪头,眼里带着讽刺的笑意,满不在乎的向上看去。心里却结实的扭成了一团,挣扎着,撕裂着,被一张完美的面具禁锢到窒息。

 浅绿色的眼睛对上Thor的蓝眸,Loki等着Thor的下一句话,以及对他的审判——

 “Loki,听着,有人要害你”

 仿佛被刺痛了一下,Loki眨了眨眼,无意露出一丝慌乱,错开Thor的目光。一股巨大的暖意从肩膀传来,是Thor温暖的手。

Thor弯下身子,粗壮的手臂环住了Loki单薄的身躯。他能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你就待在这里,别出去好吗?我会搞定的。”

 这可有点不一样了…无论是在星际间独自漂流,还是在萨卡醉生梦死,Loki从没想过会这样……从没。

 “嗯。”Loki把整张脸都埋在哥哥的身上,Thor像个大暖炉一样,热气腾腾的环绕着他。整个世界好像都回来了,砸在Loki的身上,左手开始抽痛,眼睛酸涩的睁不开,脑袋天昏地暗,好像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不过Loki忍住了,他只是闭了双眼。Thor站起来,Loki像睡着了一般,眼眶下的淡青色越来越明显。他担忧的看了一眼Loki的手,把松开绷带再次细细的缠好,扯过来一条毛毯盖在Loki身上,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过了好久,Loki睁开双眼,强撑着走到门口,锁上插销。然后任由身体倒在床上,瞬间失去意识。

———————————————————

 “吾王!”一个卫兵向Thor迎面跑来,行礼过后气喘吁吁的开口,“尸体…不见了…”

 果然

 。